咨询热线:13952053975

公司新闻

雨花石神话传说:云光说法

这一传说,在隋唐五代的正史稗闻中难寻踪迹。较早较完整的记载见于宋代张敦颐的《六朝事迹编类-楼台门》:“雨花台,有云光法师讲经于此,感得天雨赐花,天厨献食。”

比之《六朝事迹编类》更详尽的记载是明代周晖的《金陵琐记》,此书收辑了作者一个重要发现----《雨花台诗集序》。序中说:“雨花台,旧有志,寺僧毁其版,偶见桑民,悦此序,遂录之。”周晖在民间发现的《雨花台诗集序》中,对“天雨赐花”事,有较之金陵许多方志更为详尽的记述:“高座寺,去金陵城南二里,据岗阜高处,昔天竺吉友尊者(西名尸黎密),永嘉中游建康,止建初寺。王导一见,先呼为我辈人,当时名流,如庚亮、谢鲲、桓寻等,无不叹洽。常以高座孤坐,故时称为高座。法师卒葬兹山,元帝初为树刹表识,后沙门造寺于冢,谢鲲即以其座名名寺。梁天监二年,宝志公来居,与五百大士,俱有云光,延坐冈说法,天花乱坠……”这里提到了一个重要人物----宝志和尚。据《辞源》载:“宝志,六朝时高僧,俗姓朱,往来都邑已五六十年,宋齐之交,稍显灵迹,齐武帝忿其惑众,收付狱,旦日咸见游行市里,既而校验,犹在狱中,武帝乃迎入华林园……又据《高僧传》:“公讳宝志,宋元嘉中,现形于东阳镇古木鹰巢中。朱氏闻巢中儿啼,遂收育之,因以朱为姓,施宅为寺。公自少出家,依于钟山道林,有铜牌记多谶未来事,云:‘有一真人在冀州,开口张弓在左边,子子孙孙万万年。’江南中主名其子曰弘冀,钱谬诸子,亦皆连弘字以应之。”《六朝事迹编类》又记:“梁武帝天监十三年,以钱二十万,易定林寺前冈独龙阜,以葬志公,永定公主以汤沐之资造浮图五级于其上。”宝志和尚当时受恩遇之重,可以想见。金陵旧有宝公塔。

以上材料,为我们提供了如下佐证:

1.提供了云光说法天赐雨花发生的较为确切的年代,即宝志于天监二年来高座寺到天监十三年圆寂的这段时间内。

2.云光在当时声名并不显赫,他是与宝志同来的僧众之一,充其量也不过是宝志门下的一位得意高足。《高僧传》中未列传。

3.许多记载说到雨花台都这样写,梁时有云光法师,高台讲经,感天雨赐花,故名。其实,雨花台的命名是后代的事,当时以云光的身份,即使有天赐雨花的说法成就,也不可能与王导、谢鲲倡立的高座并论而立台命名。

历史,总是为人们布下阵阵疑云。近年,考古工作者在雨花台附近的普德寺内发现一个石井栏, 镌有梁天监二年雨花泉等字样。有人提出,天监二年宝志率云光等僧众初至石子冈,不可能立即发生天雨赐花的事,更难想象以雨花之名命泉。人们认为天雨赐花或非云光的专利?这样设问不是没有道理的。从吴大帝赤乌十年立建初寺,江东初有佛法(247年)至梁天监二年(503年)止,佛教教义在金陵传播256年,佛经中近于“天雨赐花”的论述在佛教经典的《维摩经》、《心地观经》、《清华经》中均有记载。这些佛家教义或神话故事,经过尸黎密及弟子竺道生的宣讲及齐梁间高座寺的高僧慧进、宝志等代代相传,雨花一词在云光说法之前即已为人知亦属自然。又据《述异记》载:“魏武末年,邺中雨五色石。”自然天象与佛家教义的偶合,也促成神话的播扬。然而云光的功迹在于他把佛经的教义与金陵的“天赐国宝”----雨花石巧妙地结合起来,既使天雨赐花的佛门教义得以弘扬,又为金陵的美石镀上了一层神秘的光圈。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受到了当时的当权者----梁武帝萧衍的赏识。梁武帝是我国历史上笃信佛教的皇帝,史书上称他抑扬孔墨,留连释老,在他执政期间史迹碑闻中记述了这样几件事----

《酉阳杂俎》:梁大同中,骤雨殿前。有杂色宝珠,梁武帝有喜色,虞寄上《瑞雨颂》。

《梁四公记》:天目山人全文猛于新丰后湖观音寺西岸,获一五色石大如斗。文彩盘蹙,如有夜光。文猛以为神异,抱献之梁武帝,梁武帝喜。

《建康实录》:大通四年七月甲辰,星殒如雨。

从以上三件事的发生,以及梁武帝对其中两件所表现出的态度看来,他对在都城建康发生的云光说法感动上苍天雨赐花一事,当然会表现出正合联意的欣喜,肯定和嘉褒当是意料中事。但也有人对此事持不同看法。

近代学者、《雨花石子记》的作者王猩囚,对此另有独辟蹊径的见解。他说:“云光说法,天降雨花”,妄言也。梁武帝佞佛而无法,达摩一见便去之,岂有感天雨花事。萧衍与达摩话不投机的详情,见于六合《棠志拾遗》,武帝遣使斋诏迎达摩至金陵,有如下对话:

武帝问: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记,有何功德?达摩答:并无功德。武帝问:何故?达摩答:此乃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武帝问:如何是真功德?达摩答: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武帝问:何谓圣缔第一义?达摩答:廓然无圣帝。

武帝不领悟,达摩知机不契,折苇渡江。经长芦止于棠邑之定山(今属南京浦口区)。

南京幕府山下,旧有达摩洞,清人焦桂芬有诗一首咏其事:月华佼佼落花明,沙岸潮回夜有声。振锡西来灵洞古,折芦北渡大江横。睛云总向萝峰起,芳草闲依石榻生。识破兴亡便归去,不将花雨误台城。

王猩囚之否定,只是一家之言,丝毫也不影响云光说法,天雨赐花这一神话传说在雨花石史上的巨大影响。雨花石披上了佛家学说的奇异光环,雨花石发祥了!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徐厂长

手机:13952053975

邮箱:njels@163.com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雨花石村

13952053975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