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952053975

公司新闻

南京雨花石与历代文人的情怀

    奇石,在我国古代人们称作石玩或玩石,石供或供石,怪石或灵石。我们近代人送给它更多更加美丽诱人的名字,如观赏石、欣赏石、彩石、美石、珍石、艺石、异石、雅石、巧石、文石、水石、寿石等等。关于它的概念或定义,说法很多,对其包含的内容和范围也意见不一。但有一点是基本上一致的,就是除个别特殊情况外,奇石是指自然形成的独特的蕴含某种意境。体现某一特定事件,或相似山川景物、人物形象、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等,具有艺术欣赏及收藏价值的天然石体。其中也包括远古遗存和亿万年自然形成的各种动植物化石。正如一位当代奇石收藏家、鉴赏家在一首《赏石乐》里唱出的诗句:“大干世界奇石中,诗情画意雅趣浓。天然绘塑出瑰宝,日月造化显神工。蕴含人类长河史,浓缩自然云雨情。采藏赏石益身心,风韵醉人乐无穷”。的确,采藏和观赏石是一件赏心悦目、益心强身、养性育德、励志开慧、其乐无穷的高雅之事。南京浩天鹅卵石厂提供南京雨花石

      古往今来,我国文人雅士大多爱恋藏石赏石。他们不仅对奇石怀有深厚的敬仰之心、倾慕之情,而且不少人以石为友,以石为师,以石为伍,以石为乐,甚至有的以石为终生侣伴,吟诗作赋,须臾不离,也有些人以石为题材,进行诗、书、画、戏剧、小说等文艺和艺术创作,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名篇、传世佳作,连同他们嗜爱奇石的故事,被世人广为传诵,成为世代佳话。从古老史书《淮南子·女娲补天》中记载的“女娲五彩石补天”,到著名古典小说《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聊斋志异》等,其中都以“灵石万能”的观念和对灵石的无限崇拜,以石为小说的原名或小说的始终篇章,写出了与灵石(奇石)密切关联的极为动人的故事,而成为不朽作品。从而可以看出,历代文学巨匠大都对奇石钟爱至极,有许多文人墨客既是著名作家、艺术家,也是奇石收藏家、鉴赏家。

 

      我国采石、藏石、赏石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夏代齐鲁就是我国奇石的主要产地之一。《尚书·禹贡》记载,当时即将“泰山山谷中产怪石”列入给禹王进贡的珍品之一。稍晚又出现了记录126处矿物奇石产地的《山海经》。在《诗经》中也有不少赞美奇石的诗篇。春秋时期的孔子曾提出观赏玉石的审美最高境界的道德美。他答子贡问时,将“君子比德于玉”,以玉喻人,以对玉石的观赏悟出儒家之道德伦理,“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从而提炼出“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形成儒家道德之大全。孔子把玉石之美与人性之美相溶相化,由物质美转化为精神美,这也是孔子对奇石美学的一大贡献。战国时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也是一位奇石爱好者。他在光照日月的诗篇中多处写到奇石。他的帽子上嵌着“明月宝璐”;衣服上佩着“昆仑玉英”;乘的车是用玉石做的轮子;带的干粮是用玉石磨的精粉;直到最后的汩罗殉国时也是抱石投江。这时的楚国还出现了一位著名的奇石收藏家卞和。他在家乡的荆山脚下采到一块“落凤石”献给楚王雕琢成“和氏璧”,创下了世界最高的“连城价值”,并引发出著名的《完璧归赵》的历史故事。这一奇珍异宝被130多位帝王收藏1600余年,又创造了收藏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

 

      从秦汉至南北朝,也有不少有关奇石的记载。特别是秦始皇和汉武帝的提倡,奇石已大量进入皇家宫苑和贵族园林。同时也有人开始了河卵石的玩赏。东晋末期,大诗人陶渊明宅边有一方纵横丈余的天然大岩石,他常常坐卧其上赏菊、饮酒、赋诗,他见此石有醒脑提神之独特功效,就给它取名“醒石”。此举引得后人艳慕不已,尊他为赏石祖师。宋人程师孟作诗咏曰:“万仞峰前一水傍,晨光翠色助清凉。谁知片石多情甚,曾送渊明入醉乡”。

 

      隋唐时代开始,收藏赏玩奇石逐渐形成一种潮流。一些具有艺术家气质的文人雅土及官宦,取代帝王贵族,成为赏石界主流。他们将奇石引入民间,引进书房客厅,闲时面对奇石,流连不已,并由此勃发诗兴。在中国奇石史上,民间收藏奇石的先驱,要数诗圣杜甫。据《素园石谱》记载,杜甫曾收得一方奇峰突兀、意境幽远的奇石,供于草堂,经常与乡亲们共赏。大诗人为其取名“小祝融”。“祝融”乃南岳衡山五峰中最为高峻者之一,可见他对此石喜爱之深。比杜甫稍晚的李勉(代宗时任滑毫节度使),收有二方名石,一为“罗浮山石”,一为“海门山石”。唐代一些著名的诗人,如刘禹锡、自居易、张祜、陆龟蒙、皮日休。杜牧等,也都是奇石爱好者、收藏家,并写过一些赞咏奇石的诗文。张祜当时以收藏太湖石著名。他死后,所藏名石风流云散。自号“天随子”的“江湖散人”陆龟蒙还为之哭道:“一林石笋散豪家”,感叹不已。唐代最有名的藏石家当首推唐武宗时的宰相李德裕。他在东都洛阳城郊筑有平泉庄,藏奇石数千,“奇石林立左右”。

   

    他写过《题奇石》诗多首,其一云:“蕴玉抱清晖,闲庭日潇洒,块然天地间,自是孤生者。”李德裕临终还遗言子孙:“凡将藏石让他人者非吾子孙也。”李德裕败落后,其奇石景观被湮没或被人掠夺。有趣的是,后来在政治上与李德裕势不两立的宰相牛僧孺也酷爱奇石,并以收罗太湖石之富而自豪。他在其府     第归仁里和南郊别墅中藏石极富,并且“与石为伍”,“待石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一次,苏州府太守赠他一块“奇状绝伦”的太湖石,他欣喜异常,特邀白居易、刘禹锡共赏,并为此石酬唱往返,留下了数首咏石诗篇。白居易著名的赏石散文《太湖石记》,即为牛僧孺藏石所写。

 

    怪不得宋人刘克庄因此而叹道:“牛李嗜如冰炭,惟爱石则如一人”。自居易在《太湖石记》中,提出奇石是一种缩景艺术,优游其间可达到“适意”境界的赏石理论。他在《太湖石记》中云:“撮要而言,则三山五岳,百洞千壑,瘰缕簇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他所作《太湖石》诗曰:“烟翠三秋色,波涛万古痕;削成青玉片,截断碧云跟,风气通岩穴,苔文护洞门;三峰具体小,应是华山孙。”自居易实际上可称为我国赏石理论的开拓者。奇怪的是,赏石名家自居易竟然长期不藏石。他曾任苏州刺史,苏州就在太湖边上,命人取石如探囊取物,可他始终抱着“久官苏州,不置太湖石一片”(自云)的态度。后人不解其意说三道四,几多猜疑。现在看来,他如此作为,仅仅是一种避祸的方法。因为当时牛、李二相都爱石成癖,可在政治上又势若冰炭,党争激烈,多次轮番执政。白居易虽偏于牛党,但他身为地方官,自己采石藏石,势必要对上司有所表示,其间纠葛难以解清,于是索性一石不藏。自居易曾写过《双石》诗:“苍然两片石,厥状怪且丑。万古遗水滨,一朝入吾手。老蛟蟠作足,古剑插为首。忽疑天上落,不似人间有。”他钟爱奇石,垂垂老矣,实在忍不住,而在他作的《诵云诗》长诗中表达出想与“得自洞庭口”的“双石”为伴,也还是小心翼翼地“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好在“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白翁才满意地笑了。

------------------------------------------
南京浩天鹅卵石厂的联系方式:
联系人:徐厂长
手机:13952053975
Q Q:401256908
信箱:
njels@163.com (南京鹅卵石的汉语拼音开头字母,无空格)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石村
传真:025-57607108
如果您想要现场参观雨花石生产加工流程以及考察工厂实力,请您提前与我们联系预约,以便安排接送。
-------------------------------------------

      到了宋代,徽宗赵佶“积石筑山”,搜集民间花石,以“花石纲”大搞宫苑中的“寿山良岳”。他“每见一石,皆大欢喜,对特殊的玩石欣赏品玩”,并亲作《良岳记》等石铭。宋代最值得传颂的,是出现了苏轼、米芾这两个中国赏石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大艺术家。苏轼号“东坡居士”,赏石、玩石的胸襟就和他的性,隋一样阔达磊落,举凡山水石景、抽象石、纹理石、色彩石等,都随性所至,随兴所玩,并没有什么拘束。元丰三年(1080)他被贬湖北黄州,发现“齐安江上往往得美石”,“温润如玉,红黄白色,其文如人指上螺,精明可爱”,即便会画画的人着意绘之也不能及,在江边嬉戏的孩子们常可摸到。东坡想了个好主意,用糖块和小孩交易。这样他先后得二百八十九枚,“大者经寸,小者如枣栗菱芡”。他还特意用古铜盆注水供养,时常玩赏,怡然自得。不久,东坡好友佛印禅师遣使来看望他,东坡遂将这些小石作为珍贵礼品供献给和尚,还专门作了一篇有名的《怪石供》,以记始末。

 

      苏东坡在杨州时获得两块奇石,一白一绿,白色“正白可鉴”,绿色“冈峦迤逦”。双石石质细腻,纹理清晰,色彩亮晶,甚为美观。尤其是绿色的一块岗峦突兀,有洞穴直达石背,洞天胜景,意境幽远,于是他吟诗挥毫:“但见玉峰横太白,便从鸟道绝峨眉”,十分喜爱,自夸其为“稀世之宝”。他想起甘肃的仇池山四面陡绝,山上却可引泉灌田,十分奇特,遂将此石题名为”仇池石”。后来在他的诗中仍有“梦中仇池千仞岩”的绝句,足见他对奇石怀情之深。东坡还京后,驸马都尉王诜知道他有此奇石,乃“以小诗借观,意在于夺去”。王诜是东坡的诗友,也是个才子。东坡见来者不善,也以诗答之,希望借观后能“完璧归赵”,但想想还是不放心,就生出一计,提出要借观王诜珍藏的画中珍品一韩轩的《牧马图》。这下由于点到了痛处,“晋卿(王诜字)难之”,只得一笑了之。

 

      两年之后,苏东坡迁贬惠州时,路经湖口,在藏石家李正臣家中见到了一块奇石,高起部分耸立挺伟,像峥嵘巨峰,低下部分委婉曲折,像低洼深谷,形势宛转盘旋,宛如九华山缩在壶中,因此题名为“壶中九华”,并大发诗兴曰:“前溪电转失云峰,梦里犹惊翠扫空;五岭莫愁千嶂外,九华今在一壶中。天池水落层层见,玉女窗明处处通;念我仇池太孤绝,百金归买碧玲珑。”从诗中可见,苏东坡颇想重金买得此石,只因行色匆匆未果。八年后,东坡又路经湖口,再访李正臣,岂料“壶中九华”早己被好事者购去。东坡怅怅不已,和前韵又作诗一首,其中有:“尤物己随清梦断”之句,可见八年来东坡对此石情深难舍。第二年,诗人黄庭坚泊舟湖口岸,李正臣持苏东坡诗二首来觐见。此时石既不见,东坡也己下世了,黄庭坚感叹不已,也步苏诗韵作七律一首,感怀故友。上述“壶中九华”的故事,也就成为我国赏石史上一段佳话。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徐厂长

手机:13952053975

邮箱:njels@163.com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雨花石村

13952053975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