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952053975

公司新闻

南京雨花石为天然艺术品

    将观赏石定义为天然艺术品是全盘否定王朝闻先生的观点吗?”

    南京浩天鹅卵石厂提供各种南京雨花石

  我在《多元合作共创双赢》中的“全盘否定”所指的对象不是“王朝闻”,而是王朝闻的一句话:“我同意观赏石有相对的艺术性,而不赞成将观赏石称作艺术品。” 为什么我要说时下的观赏石艺术品定义是对王朝闻这句话的全盘否定呢?一是石界媒体有关于“观赏石是否艺术品之争己尘埃落定” 的报道;( 我认为这是“盖棺论定”。)二是“观赏石鉴评标准” 以国家标准的方式,将观赏石称作“天然石质艺术品”。在这么分明的是非面前,我不知阁下何以能得出:“国标将观赏石定性为自然界形成的……石质艺术品,决不是‘全盘否定’,而是包含了这个(指王朝闻不赞成观赏石是艺术品)智慧和合理成分’后的结论。” 我更不明白怎样“包含?”王朝闻的相对“艺术性”与“国标”的绝对“艺术品”是同一个能够置换的概念吗?王朝闻的“不赞成”与媒体的“尘埃落定”是相同的意思吗?显然,国标和某些赏石媒体与王朝闻的意思完全相反,这种将观赏石肯定为“艺术品”的结论可以说连一点迥旋的余地都没有,难道这还不是“全盘否定”吗?
  我们再来看“观赏石是在自然界中形成的天然艺术品” 这句话究竞妥不妥?何谓自然界?《辞海》对自然的解释是“1)天然:非人为的。如自然物;自然美;也指自然界。如:大自然,回归自然。” 不错,观赏石确实是在大自然中形成的,是非人为的自然物。观赏石既然是非人为的那它还是艺术品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艺术品就能在非人类社会的自然界中形成。恕我直言,不是石界的人听了这样的话一定会喷饭。但有些石界的人,即使明明知道这样说不妥,也不会去叫真儿。因为大家都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还是对的,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己。我们都想为观赏石的发展作贡献,可也得言之成理呀。但是,这种理解和宽容并不等于赞成盲目给观赏石去下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的艺术品结论。为什么?道理很简单,为观赏石的性质定义必须准确无误、实事求是、言之成理、符合科学发展观!
  我在“多”文引用了两位美学大师——王朝闻和李泽厚对艺术和艺术品范畴的界定。他们在美学领域的造诣尽管各有千秋,但对艺术的定义却有相似的看法。何谓艺术?艺术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即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更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它是人类以情感、想像为特征来把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包括文学、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曲艺、工艺等。何谓艺术品?艺术品是用意识形态来制作完成的作品。李泽厚说得更直截:“只有当某种人工制作的物质成为审美对象时,艺术品才现实地存在着”。而我们的“国标”却认为“在自然界中形成的观赏石是天然石质艺术品”。很请楚,它的意思完全与李泽厚相反,人工制作的物质变成了天工制作的,也就是自然制作的物质。不附加任何条件把概念绝对化,实际上等于篡改了艺术和艺术品的概念,不仅设有起到使观赏石艺术化的积极作用,反而使观赏石的定义远离了实事求是,成了经不起实践检验的“艺术”泡沫。
  有人可能会说观赏石的确是非人工的自然物。但它从自然界搬进了人类社会,己经改变了它的自然属性;第二自然原石经过翻来复去地摆弄找到了最隹展示效果。有的还受到各种价值不扉的道具——如红木底座、明清家具、名家字画和高雅的居室环境与灯光的烘托陪衬……难道这还不是百分之百的艺术品吗?
  观赏石由自然界进入人类社会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转折和飞跃。但这只是一种价值和功能的转折,其本身的自然属性并未得到改变。所谓“石质艺术品”是有的,但它只能是石雕、翡翠之类由人工制作的作品。不过,用斧劈石之类的石料制作的山石盆景、太湖石假山、在鹅卵石上用油漆和颜料涂抹出来的画石也可称作石质艺术品。同为自然物的根雕也能称作艺术品。它们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那就是将自然物或生活经过打碎或者重组,由原来的自然物质变成了具有人工属性的新的物质。其实在农村不少农民的墙头地脚上就能发现一些具有观赏石价值的漂亮石头,它们现在已不具有天然性了,而是和整幢房屋一起,转化为另一种新的物质——建筑艺术。根雕上因为按照艺术家和民间艺人的想像己被雕凿得面目全非,根雕作品已经部分或全部改变了树根原来的自然属性,所以也是人工艺术品;山石盆景尽管也是自然石,但石头是作为原材料和构件使用的。经过切割、拼接、重组,它向人们展示的己不是石头的原貌,而是另一种新的由人工制造出来的缩景艺术。而观赏石则不然,在狭意的观赏石上既不能像根雕那样去做“减法”,又不能像山石盆景那样去做“加法”。人们在观赏石上不管怎样使尽诨身解数,都得始终保持石头的固有状态,尽可能做到毫发无损。正因为在观赏石上没有丝毫的人工痕迹,所以它才与艺术品无缘。熟话说:“观赏石贵在天然。”天然与人工虽然只有一步之遥,但价值上的差距却难以估量。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又何必非要往人工才有的艺术品上去靠呢。
  其次,现代观赏石与过去相比也出现了巨大的变革,观赏石的美感和典雅程度,比起最精美的艺术品来不徨多让,人们在观赏石上所化的功夫的确是一种创造性劳动。但我们有些先生又认为这是一种艺术创作,目的还是要把观赏石往艺术品上扯。好,就算这是一种创作,但它能改变观赏石的自然属性和原生固有状态吗?没有改变,也不允许改变。石头本身并没有“成为审美对像的某种人工物质”,(李泽厚)它既不同于根雕,也不同于山石盆景。所谓赏石创作,不过是改变了对石头的玩法、提高了对石头的观赏性而己。所以,即使我们将这种“创作”称作艺术,那也只能是一种如何提高观赏技巧的艺术。或者叫观赏石的环境艺术或空间艺术。它与观赏石的艺术品定义没有丝毫关系。有一位名人说过,形式逻辑的法则是“国民党都是中国人,王某是中国人,所以王某也是国民党。” 我们总不能对观赏石也按这种形式逻辑的法则去进行推理吧。至于丰先生把相对艺术性理解为实实在在的艺术性,认为《现代汉语词典》对艺术性的解释是应该被冲破的框框,王朝闻对观赏石艺术性定义的“不赞成”不等于“反对”……这样的逻辑思维是不是离实事求是就更远了呢?
  何谓“相对”?“相对”在哲学上是与“绝对”组成辩证法的一对范畴。“相对”指有条件的、暂时的、有限的、特珠的;绝对指无条件的、永恒的、无限的、普遍的。它们的关系是辩证的。凡绝对的东西只存在于相对之中。形而上学者割裂这种辩证关系,使自已或陷于相对主义或陷于绝对主义的错误之中。但我不得不遗憾地指出,阁下的所谓“部分”、“不是全部”的含义与辩证法中的“相对”不是一个意思。即不是“绝对”只存在于“相对”之中。而是所谓“实实在在”的艺术性。阁下己经把概念和事物绝对化了(包括你认为观赏石是绝对的不折不扣的艺术品),这正是哲学上的一种绝对主义。
  我和王老对观赏石存在艺术性的态度都是相对的。不同的是我比他放得更宽。所以才认为王朝闻对相对艺术性的表述不够完整,才将“相对艺术性”具体化为“类艺术性”或“准艺术性”,甚至可以将观赏石称作带上引号的“天然艺术品”。王老对观赏石被称作艺术品的态度是否定的,而我却是有条件地肯定,反对认识上的片面性和绝对化。提倡学术流派和风格的兼容,在观赏石是不是艺术品的问题上不是在做机械地肯定和否定。而是强调了实践对观赏石性质定义的本体作用。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观赏石的审美价值越来越高,文化含量越来越重,除了可以与文物和艺术品媲美外,还有难以用价值去衡量的天籁美和沧桑美。观赏石的美学实践决定了它既可以朝艺术品方向靠拢,又可以另辟蹊径,朝更高的目标发展。所以我在《多元合作共创双赢》中写道:“无敉事实证明观赏石的确存在艺术审美功能,只要是实事求是的人,都不会怀疑它能跻身绘画、雕塑等造型艺术之列的价值。但是,观赏石除了具有鲜明的类艺术性外,它还有许多用艺术概念涵盖不了的审美特征。比如象金子般靓丽的黄龙玉、如象牙般高贵的大化石、皮色能与钧瓷媲美的沙漠漆等等。形象和意蕴是艺术的灵魂和生命,靓丽、高贵、皮色只有美丽而不含形象和意蕴。如果我们完全用类艺术概念去要求它们,就会淡化它们的核心审美价值,使美仑美奂的文化生命受到窒息。所以,观赏石具有包括类艺术性在内的多样性审美内涵,与其说它是一种“天然艺术品” ,不如说它是一种比艺术品更具有广泛审美意义的特殊收藏品。正如本文前述的那样,审美与艺术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不宜把二种概念绝对化,从而去做非此即彼的选择。” 实践告诉我们,赏石界的唯美风格与古典风格、审美流派与艺术流派都有存在的理由,这种存在是时代的选择,是审美实践的结晶。所以我主张在艺术品的称呼上莫糊一点,即使出现在石友们的文章里也无大碍。但如果叫起真儿来,把它做为教科书或者国家标准发行,那可就要慎重了。因为它事关大局,如果定义不能高度准确、严密,局外人会贻笑大方。
  丰先生的笫二个问题:“‘质好、皮好、色好’能代表现代赏石理论吗?”
  “质好、皮好、色好” 是我从广西张舜梅女士《梅园感悟》中摘录下来的,并非我的创造。我之所以“支持这篇文章的观点,” 是“因为它对我国观赏石文化的和谐价值观作了重要补充。” (引自《多元合作共创双赢》)可丰先生却错把我当做了“三好”的批评对象,说明阁下并未仔细去看这段话。
  在当代,谁能出来充当现代赏石理论的代表呢?敢说这种话的人,未免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我在“多”文中始终贯穿了一个观点,即“和谐价值观”。我将皮色靓丽的大化石和质地通透的黄龙玉称作唯美石种,自本世纪以来,石界的唯美风格,客观上己成为大陆石界的价值风向标。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应当尊重观赏石文化多元化的时代变革。最近我在一篇名为《组合时空》的文章中写过这样一段话:
  “所谓名贵,无非是指石头的价值。体现石头价值的因素很多,但概括起来不外三个字:真、善、美。不过,现代艺术更注重唯美。有人认为这是反传统,其实,这种现代与传统的对立并不存在。因为我们当今处在一个多元文化的时代,偏爱观赏,偏爱美,与强调真、善、美的结合都没有错。传统与现代会像不同肤色的民族和谐相处,同住一个地球村。”
  可是,阁下的观点却与此完全相反,视“那些秀色可餐的美石” 为异类。要将它们“归宿到‘玉石文化’中去。”“否则,《鉴评标淮》将变得毫无用处。”(引自丰廷华《也谈观赏石究竞是什么》) 赏石界的恩恩怨怨己经够多了,世界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的。还是让实践来邦助我们完善吧。从下面这段故事中我们能悟出点儿什么道理呢?
  在张艺谋执导的故事片《英雄》中,刺客“无名”由赵国想到天下,由刺秦回到护秦,是从书法中悟出的三种境界。笫一种是手中有剑,能在十步之内制敌于死命;笫二种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能让敌人不攻自毙;笫三种是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没有敌人,也没有杀戮,只有天下安定团结。这才是真正的剑道和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还是回到阁下提出的笫二个问题,所谓“现代赏石理论”的“代表”应该是某种“剑道”最高境界的代名词。但是,谁才是真正的最高境界呢?如果依然离不开争斗,恐怕离“剑道”的最高境界相去甚远。历史将会证明,唯有献身于和谐和安定的“无名”,才是真正能被人们记住的英雄!
---------------------------------------------------------------------
南京浩天鹅卵石厂的联系方式:
联系人:徐厂长
手机:13952053975
Q Q:401256908
信箱:njels@163.com (南京鹅卵石的汉语拼音开头字母,无空格)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石村
传真:025-57607108
如果您想要现场参观雨花石生产加工流程以及考察工厂实力,请您提前与我们联系预约,以便安排接送。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徐厂长

手机:13952053975

邮箱:njels@163.com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雨花石村

13952053975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