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雨花石品石

观 赏 石 观赏石是经过大自然洗炼而天然形成的石质艺术品。它具有独特的形态、色泽、质地、纹理。观赏石是大自然的杰作。富于变幻而非定型,可以充分调动观赏者的审美情趣和想象力。藏玩奇石是人们亲近自然的一种表示。观赏石之美是独特的,不能复制的,它所表现的天籁呈象之丰富多姿,早已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天地,它所独具的诗情画意可以毫无愧色地傲立于人类艺术品之上。 觅 石 觅石在“缘”,功在石外,如大荒山上寻宝玉,全在有心无意中。你有心她有意方可结缘,关键是有心。要知道“缘分”总是为有心人准备着的,所以说,“事事有意又无意,无意全在有意中”。 ...

南京雨花石艺术意蕴

人的个性差异,无疑会给赏石审美趣味打上深深的烙印。有些人,虽对奇石自然形式的知觉具有一定概括能力,但其自身具备的辨识、分析能力却较为软弱。也有些人,虽对奇石感官形式能产生较强的分析能力,善于捕捉表象细节与结构关系,但其自身却又不具备较强的概括能力。这种审美能力间的显著差别,在大众群体居多的赏石领域内十分显见。一方面,由于个体感觉器官的敏感度因人而异,造成认知能力发挥不平衡;另一方面,由于个体文化素质、艺术修养、生活经历、审美能力各不相同,因此,决定着审美效果与审美境界的差异。随着当今赏石日渐出现的世俗化和功利化,赏石群体中普遍出现追求感性刺激、热衷搜奇猎怪的玩石风气,一种疏远传统、淡漠空灵的感性化审美趣尚出现在世人面前。

...

南京雨花石“丑石”

宋代以后的封建社会里,由于文人士大夫在政治仕途与现实生活中的失意,使得他们规避社会、孤芳自赏,在艺术创造与艺术欣赏中善于借物移情,以向往自然的激情幽怀来寄托自己的精神追求,在这种文化熏陶中,文人们赏石自有其艺术趋向与精神旨归。当然,赏石的审美情趣也是不热烈、不奔放的,加之当时受审美对象、赏石模式的限制,主体审美想象肯定是不彻底的。自然美的本质是以真求美,从微观上讲,古人赏石偏重于峰石、景石和“丑石”,就是为了达到以物传情的目的。有时候为了满足自己的审美需求,古人也对不成形的石体,按自己需要进行不同程度的雕琢、修饰,以期获得想象中的形景效果。因此,欣赏这种掺入人为因素的微观景象时,原本客体形式的“真”就会受到侵蚀,原因是主体的理性认知已被审美冲动所激发,由此而转化成以善求美的审美倾向。正是这种借物抒情的“善”,使得文人赏石除了玩味雅趣之外,还增添了一份悠悠情思。借助自然物的感性形式并演绎出人化的自然,以此展现对主体本质力量的肯定,反映出古人把空灵、清旷、抽象的物象形态同善良的人心、高尚的情操融为一体,以求得愉悦身心和慰籍心灵,标志着古人的审美趣味中蕴含着某些“理学”方面的成分,并且逐渐形成了赏石文化的诗性传统。正是这种诗性传统,濡养了历代文人墨客那种“澄怀味象”、“澄怀观道”的审美心理,以直抒空明清澈的胸次与创造“物我同一”的意境,将情感纳入到“主客一体”所幻化成的形景之中,从而去体悟自然之美,追寻“道”之奥秘。

...

南京雨花石之韵

在中国传统艺术中,保留着许许多多特有的民族品格,这些品格深蕴在艺术创造和艺术欣赏之中。其中,最能体现出“象思维”艺术感染力的审美趣味,犹如藤蔓缠结般的“恋母”情结,自古至今影响着国人的审美心理。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国赏石也不列外,它那种追求“象外之象”、“意外之韵”的艺术特征,正是东方民族传统审美趣味无穷魅力的写照。这里,笔者所提的审美趣味,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专门术语或概念词汇,如果将其放在赏石艺术理论中来阐述,它所反映出的真正含义,应该是主体的一种审美态度和审美境界,乃是美学范畴中研究主体精神方面颇有价值的探研课题。

...

南京雨花石投资

当今社会,奇石收藏,已成为中国艺术品投资领域的新宠。一枚自然天成的奇石,蕴含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魅力。奇石自然形成的千奇百怪、千姿百态、光怪陆离、五彩斑斓,除了直接带给人类以美的享受和满足人类的科研需求,还由于它的天然性、稀有性、唯一性,随着追逐者日盛,它的经济价值也在逐日攀升。因此,不少精明的投资者,开始将目光聚焦在奇石艺术品的收藏上。

...

南京雨花石“美石观”

进入新世纪,当代赏石文化的复兴运动,表面上方兴未艾,呈轰轰烈烈之势,其实,其原本高雅的赏石文化已经被异化、被世俗化、被商业化。古今赏石文化之差异越来越大,古今赏石美学之冲撞越来越强烈。从古代赏石文化作为主流文化之地位,跌落到当代赏石文化成为边缘文化之地位,当代赏石界目前已陷入到一种怪异的文化困境。

...

南京雨花石奇石资源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中国石界今后会有哪些变化,这是关系到我们每一位石友的大事,笔者不揣愚昧,试作分析。
 
一奇石资源趋于枯竭

...

南京雨花石之徐州“汉石”

一. 徐州是两汉文化的发祥地和奇石资源大市                         

    徐州,古称“彭城”,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自刘邦建立汉朝起,历西东两汉四百余年间,徐州共有十三位楚王、五个彭城王。东汉时期,在现在的徐州行政区域内还分封过一个下邳国,有四位下邳王嬗递。在如此古老而漫长的岁月里,两汉给徐州遗存了十分丰富的文化和珍宝,而其中的汉墓、汉兵马俑、汉画像石俗称“汉代三绝”最具代表性。

...

南京雨花石吉祥奇石

    奇石如按寓意来分类,可分为吉祥奇石、普通奇石和非吉祥奇石三类。而其中的吉祥奇石则算得上是奇石中的佼佼者,因为它不光给你艺术上的享受,还能慰藉你的心灵。


   吉祥奇石主要是指具象石,它可分为人物吉祥奇石、动物吉祥奇石、植物吉祥奇石、山形吉祥奇石等数种。

...

南京雨花石物以稀为贵

        到了两汉隋唐时期,对奇石的收藏和欣赏已逐步形成气候,一些官宦豪门和文人雅士也开始喜爱奇石。被汉刘邦称之为“三杰”之一的张良,把一块天然的黄石头供奉在高堂之上,每日必拜,称其为“黄公石”。西汉张骞出使大月氏国,不远千里带回一块奇石回长安,令朝野叹为观止。东晋大文学家陶渊明,采菊东篱下,发现一块可以让人醒酒提神的奇石,随带回家中,称为“醒石”。五代时期,南唐后主李煜颇爱音乐、绘画、奇石,他收藏的“海岳庵研山”、“宝晋齐研山”等灵璧石被皇宫内外视为珍宝。
...

分页:[«]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